拍卖专线:400-111-8258
欢迎您! 请登录
|
|
|
我喜欢的
|
拍卖购物车
扫码登录
首页
艺商时讯
环球视点
详情

继承祖父书画遗产获得媳妇陪嫁,他还靠什么收藏了几卡车古董?

继承祖父书画遗产获得媳妇陪嫁,他还靠什么收藏了几卡车古董?
 
拍卖会上,只要出现大名家收藏的古书画,买家们往往不用想就敢拍,这种信任就相当于借你几十万不怕不还一样,对靠谱的人是一百个放心,想必提到吴湖帆,在你心里也一样会竖起大拇指,有他的眼力和实力在前面把关,怎会不引起众人的争抢。
 

吴湖帆
 
2005年,元代柯九思的《渭川素影图》出现在上海工美拍场,这幅作品吴湖帆在画裱边前后题字三次,传承有绪、难得一见的可靠作品,被众多藏家竞相争夺,最终以1705万元成交。
 

柯九思《渭川素影图》吴湖帆旧藏
 
2012年,吴湖帆旧藏宋徽宗1104年作《瘦金体千字文》在广东中翰清花亮相,一经出现拍卖会现场异常火热,最终以1.61亿元成交,他旧藏的名迹首次破亿。
 

宋徽宗《瘦金体千字文》吴湖帆旧藏
 
吴湖帆旧藏古画成功竞拍的案例不胜枚举,对于他可能你只知道他有名,却不知何以成名?他又是如何积攒半壁江山的古物?这位收藏界的巨擘还有太多秘密需要你知道!
 
显赫家世、至亲赠送遗产
 
 
说到吴湖帆的家世大家都略知一二,他的祖父吴大澂是清代著名的学者、金石学家、书家家,曾官至广东、湖南巡抚等,生前喜欢古器物的搜集和研究,对鉴定和古文字擅长。
 

吴大澂
 
1902年,祖父在临终前开始分配产业、整理登记家藏文物,中风卧床期间,每天将吴湖帆叫到床前,向他传授自己的收藏,年仅8岁的吴湖帆对各类名目铭记于心。最后,吴大澂将家产分为两份,其中一生的收藏都给了吴湖帆,希望他能继承家学。
 

清禹之鼎瀛亭怆昔图吴大澂嘉德2012秋拍成交价287.5万元
 
吴湖帆的外祖父沈韵初也不照他爷爷差,曾官至内阁中书,是上海川沙名门望族,对明代董其昌尤其喜爱,家中董氏的书画作品很多,曾将藏室定名为“宝董阁”,除此之外对书画、金石、碑帖研究颇深,临终前也将平生收藏赠予吴湖帆。
 

曶鼎铭旧拓本吴湖帆旧藏
 
拥有两位长辈的藏品还不算,吴湖帆还娶了同出名门又拥有诸多家藏的媳妇,当年他的夫人潘静淑过门时,带来了很多家藏陪嫁物,要知道她的爷爷曾是道光时大学士,叔父是光绪时军机大臣,当时讲究门第间联姻,潘家嫁女携带的珍品自然不能输于吴家,如宋拓欧阳修《化度寺塔铭》、《九成宫醴泉铭》等。
 

 
吴、潘两人的强强联合,将家传书画文物集中放在梅景书屋中,有专家介绍,吴湖帆藏宝屋相当清王时敏的“西园”,当然除了家传,吴湖帆后面的购藏才是重点。
 
 
庞大的朋友圈助其购藏
 
 
吴湖帆1924年时,也就是刚满30而立的年纪,举家从苏州迁往上海,上海通商开埠是江南商业的文化中心,这里聚集了大批鉴藏家,围绕在吴湖帆周围的有大量的藏家群体,其中小编在之前都重要撰写过。
 
收藏名人:庞元济、周湘云、狄平子、谭敬、张葱玉、蒋榖孙;
 
书画界:沈尹默、叶恭绰、张大千、冯超然;
 
古董商:吴宾臣、曹友卿
 
在吴湖帆眼中,收藏高于一切,有时就是不吃饭他也要用于买画,他的购藏经历都写在他的《丑簃日记》中,一次过年时,仅剩一百元,他毅然要拿出84元购藏字画,可想而知他对收藏已到痴迷的程度。
 

1946年12月吴湖帆与友人摄于黄山艺苑(右起郑午昌、张充仁、张大千、吴湖帆、许士骐、汪亚尘、颜文樑)。
 
不管钱多钱少,只要遇到他心仪的藏品他都要倾力购藏,再加上朋友圈子都是收藏大家,遇到珍品的机会数都数不清,比如张大千的书画来源甚广,他曾获得北宋郭熙的《幽谷图》轴、元代吴镇《渔父图》,张大千将其携带到上海想要出手,他第一个要见的就是吴湖帆。
 

北宋郭熙《幽谷图》轴
 
当吴湖帆购藏资金不足时也会卖掉书画,再另寻其他的藏品,比如1931年时,他通过古董商曹友卿,数金购买了南宋郑所南画的《吴根兰》,3年后,他又将郑氏《兰花》经过徐竹荪中介,以5700元售给庞元济。
 

郑所南画的《兰花》
 
除了金钱交易外,吴湖帆的藏品也会通过与朋友易画所得,40年代末携家藏渡台的蒋谷孙,在大陆时曾受卢芹斋邀请,主持过北京来远公司,经营收购古玩字画,吴湖帆的不少精品都经过他之手,如1800元买到的明吴伟的《铁笛图》。
 

蒋谷孙
 

吴伟《铁笛图》
 
二人的藏品经常互易,蒋曾看中吴藏的宋刻本《道德经》,就用自己收藏的唐寅《骑驴归兴图》轴和毛抄《盘洲乐章集》一册两相交易,以及吴家收藏的明陆师道《秋林观瀑图》轴和李流芳金笺《山水图》轴,也是吴湖帆用元刻本《图绘宝鉴》换来的。
 
 
《秋林观瀑图》
 
地产商、企业家孙邦瑞是吴湖帆的挚友,二人常携伴逛街,合作购买四王山水,陈继儒的书册、董其昌的《晓山图》都是他向吴湖帆推荐的,他们还互相赠送书画以示友情,孙赠给吴湖帆王武花卉册,吴江李流芳的《山水册》作为回报,还有恽寿平绝无仅有的《携尊踏雪图》卷,他也将之转赠给孙邦瑞。
 

 
吴湖帆最厉害的地方就是鉴藏于一身,1935年他凭借在故宫博物院海外展览藏品的辨伪鉴定工作中的突出表现,获得了“一只眼”的美称,在海上虞钱镜塘合称为“鉴定双壁”,同时还培养了张葱玉、王季迁、徐邦达等享誉中外的鉴定大家。
 

张葱玉
 
吴湖帆参与鉴藏活动中,最富盛名当然要数黄公望的《剩山图卷》,1938年11月26日,吴湖帆卧病在床,古董商曹友卿带来了刚收购的《胜山图》残卷,他刚打开图卷就断定是黄公望《富春山居图》前段,并脱口而出:“乱世出奇迹,真没想到300年后又能见到大痴道人的火中之宝”。
 

《剩山图卷》
 
曹友卿这才知道这幅画是件宝贝,听后不肯出手了,吴湖帆见状怎能罢休,他拿出家中珍藏的商周铜器,吸引了曹友卿,相互交换得到了这幅作品。他得到国宝的消息很快传开了,刘海粟、徐邦达都前来鉴观,最后确定确实真迹。
 

徐邦达
 
吴湖帆将此画归为至宝,不过,在解放后,浙江博物馆的沙孟海得知国宝在吴手上,想购买此作,同时还请钱镜塘、谢稚柳等友人周旋,吴最后被沙孟海的诚信感动,仅以5000元低价出售了。
 

 
为了统计浙江的书画收藏,他曾编制过收藏目录,除了《吴氏书画记》外,还有《梅景书屋书画目录》和《梅景书屋书画小记》,三册成于1933年,其中记载书画共512件。
 

吴湖帆家藏毛公鼎铭拓片,2014年北京翰海以172.5万成交
 
不过非常悲哀的是,他的收藏经历了“文革”时期,所有书画文物、家具全被抄空,据说,当时被抄的东西装了八卡车,视收藏如生命的吴湖帆怎受得了这个打击,身患重病的他在绝望中拔去喉导管自杀了。
 

 
吴湖帆一生都在为收藏而活,也因收藏而死,虽然文革时期酿成了悲剧,但在今天的古书画拍卖市场上,才能见到他大量的旧藏,吴湖帆宏富的家藏,加上他毒辣的眼力,让众多藏家欣喜若狂、倾力而为。
 
(以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文字由掌上易拍撰写发布)
 
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 与易拍全球网无关。易拍全球网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【掌上易拍】微信
【易拍全球】微信
Copyright @ 2010-2017 易拍全球 版权所有
质量管理体系认证注册号 06912Q11441ROM 京ICP证120482号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京网文【2014】2124-32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432号